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科普 >> 骨科科普
孟和教授学术思想总结
2017-2-27 8:48:28

  孟和,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骨科微创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生物力学研究室主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外固定学组主任委员,我国骨科外固定器疗法和骨科生物力学的倡导者和开创者。北京兴和骨伤医院名誉院长。《中国骨伤》杂志副主编;中华中医学会外治分会高级顾问;台湾中医伤科医学会顾问 ;台湾长庚纪念医院中医骨伤科临床指导教授 ;美国匹兹堡第九届国际发明博览会金奖获得者 ;卫生部十年百项成果推广项目获得者 ;中国中西医结合协会资深专家奖获得者
  孟和教授业行医六十余载,潜心于中医医疗、教学、科研工作,博古通今,学术造谐深厚。孟教授学风严谨,富于创新,并形成了采用现代科学技术研究中医药学的突出特色,取得一批重要成果,贡献突出,成绩卓著。在治学上,提倡勤求古训,善于继承,博采他学,勇于创新;提倡学习继承中医学理论,必须与临床相结合,读经典做临床,还要有悟性,勤于思考,敢于突破,推陈出新。在临床上主张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借助现代医学诊断方法,运用中医的辨证论治,采西者之长,融中、西医为一体,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在传道中言传身教,诲人不倦;在科研、著述上,潜心研究,成果颇丰。本人有幸亲聆孟教授教诲,深受教益。我就一年来自己在临床中把所学运用于临床,获得较好疗效的学习体会作以总结。以期对继承和发扬名老中医的宝贵经验,有所裨益。
一、学风严谨,富于创新
  孟和教授,在培养中医人才方面,倡导知识—能力—创新—综合质量观育人新模式。注重理念创新,强调通读教育和专业教育有序结合,延伸学生发展空间;注重中西医结合骨科微创人才思维能力训练,学生动手能力训练,提出当代中西医结合骨科微创优秀人才首先要有科学的思维方法,临床科研中的动手能力,以及沟通演讲能力等综合素质。在对复杂的四肢骨折病的认识与治疗上,创立骨折复位固定器系列,形成了孟氏疗法。发明的骨折复位固定器获得多项国家专利,所创立的“骨折复位固定疗法”大大提高了疑难骨折、骨病的治疗效果。
二、 中西合参,病证结合
  孟教授在近20年来的临床报道中对骨折固定的方法愈来愈多地考虑“动静结合”、“弹性固定”的原则。时代的发展,孟氏架的优势得到体现:
  ①可调整复位,矫正手法整复后残留的骨折短缩、过牵、成角、旋转和错位。
  ②固定可靠,克氏针与孟氏架整体相连,控制了不稳定骨折的短缩、旋转。固定在断端不同方向和部位的压板,限制了骨折端的成角和移位。利于早期功能锻炼
  ③创伤小, 二期愈合。骨折端不需切开,不加重局部血供破坏。弹性固定,无应力遮挡
  ④操作简便。
  2根克氏针穿过骨质固定, 利用其机械结构纠正移位等。断端对位对线满意后,锁紧复位固定器的有关部件,可配合体外压板,加强横向固定力。因此孟氏架的穿针、装架及调整骨折复位都非常简便。
  因此,孟氏架扩大了临床应用范围,对于各种骨折(关节内的、开放的、感染的、陈旧的),配合中药,疗程短,愈合快。把骨折治疗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同时也标志着这项技术日趋成熟。在矫形与骨病方面,结合截骨术用于D、O、K、X形腿的矫正,胫骨倒U形高位截骨+孟式架外固定术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获得良好临床效果,被广泛推广应用。对各种不良愈合、急慢性骨髓炎及肢体延长的治疗,均获得很好的疗效。1993年骨折复位固定器及其疗法(即孟氏架与孟氏疗法)被卫生部定为十大重要研究成果向全国推广。秉承孟和教授学术思想,2011年中国中西医结合骨科微创专业委员会成立,提供了更大发展平台。“骨折复位固定疗法”的临床和基础方面取得多项专利和科技成果,望京医院在继承孟氏架基础上,不断创新,2012年新型外固定架治疗三踝骨折及骨关节病的推广应用获得首都十大危险疾病科技成果推广专项支持。
  孟和教授在临床中坚持尽可能明确西医诊断,尽全力使中医辨证准确无误,提倡病证都要弄清楚,宏观把握,精细处置,不能偏废,疾病诊断明确了,有利于了解病因及疾病的发展变化规律;证候辨识清楚,有利于认识中医病因、病机及确定治则、方药。
  孟和教授认为中西医结合应与时俱进,骨科微创与科学共创新,融汇中西,扬长避短,存古纳新,才能不断增强中医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三、降低损害,弹性固定
  孟和教授认为:降低损害、弹性固定、生理重建、自然康复”。这充分表达了中西医结合骨伤科治疗骨折的精髓和追求,也是微创理念的完整体现。不仅提高了疑难骨折、骨病的治疗效果,而且也推动了中西医结合骨科治疗水平的进步。他的理念以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经验为基础,是对以小夹板为主要固定手段的中医治疗骨折疗法的延续和发展。在大量临床病例和实验结果的验证下,“孟氏架”技术得到充分运用,通过不断改进,日趋完善。
  “降低损害”:治疗方法的选择应该在CO原则下衡量损益,采用损伤小的手术方式。
  “弹性固定”:符合生物力学,体现动静结合,应该作为首选固定方式;维持骨折复位后的固定至关重要,但强调绝对稳定的固定无疑是一种过分简单的观点,有效固定是提高骨折愈合质量的前提,在保证断端相对“静”的情况下行功能锻炼,可加速骨折愈合,符合骨愈合的规律。  
  “生理重建”:现代生物力学的研究表明,骨折端间隙在生理范围内的运动会加快骨桥梁、骨痂的发育和愈合速度,对骨重建有利。在保证患部的肌群能生理地收缩,断端较紧密连接;内在或外在的、旋转或成角的动力减少到不再阻碍或破坏骨痂的生成,肌肉收缩所产生的内在动力传达到骨折端,产生轴向的生理应力,骨折端得到有益于骨折愈合的间断性生理应力刺激,促进软组织和骨内的血液循环,达到骨愈合。注重“筋骨并重”保证了骨折按生理过程愈合。
  “自然康复”:有效地弹性固定可以控制骨折不再移位,保持骨折断端微动的条件下的骨折加速愈合。固定范围和时间缩减到不阻碍骨折修复和功能恢复,筋骨得到有效保护,患肢早期下地行走并活动膝、踝关节,避免了肌肉萎缩和关节僵硬。“动静结合”实现骨愈合与功能恢复同步。 
四、辩证使用手法的思想
  孟教授认为手法是以手治病的技法,包括摸、接、端、提、按、摩、推、拿等八法。手法具有行气活血、消肿止痛、舒筋活络、整复移位、宣通散结、剥离粘连,行气血、健脾胃的作用。先生认为采用正骨手法,也应该在辩证的基础上进行,应该根据受伤机制与程度、部位和类型、性别和类型等选择不同的手法,特别是针对骨折采用逆损伤机制的方法在临床治疗中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即使是同一个病人、同一种病不同病期也应该辩证对待,只有适应症选择正确,时机掌握适宜手法运用得当,才能收到良好疗效。例如腰椎间盘突出症病人,不同的病期要采用不同的手法。不能千篇一律。在急性期,神经根炎症、水肿比较严重,那就不宜使用重手法,否则会使突出物进一步压迫神经根,加重神经根的炎症水肿。在慢性期,考虑有粘连,则可以使用重手法,以促进粘连松解。同时辅以导引,功能锻炼,则可获良效。同时先生在传统骨伤科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的解剖知识、创伤机制和各种现代实验手段,对传统手法进行改良,以一切从病人的功能恢复为最终目的,总结了一套逆损失机制的正骨手法,具有痛苦少,疗效好的特点。使许多病人即免除了手术的痛苦,又达到功能恢复良好的效果。
  就孟教授治疗小儿肱骨髁上旋转骨折的手法复位经验简介例证:肱骨外髁旋转骨折,此类损伤是由于暴力过大,主要是三组外力:
  其一,手掌着地时,肘关节呈内翻,尺骨切迹首先将肱骨滑车骨骺的挠侧部分向外上方劈开至肱骨小头骺板处,并延此薄弱部分向外延伸;
  其二,此时肘关节处于半屈曲,挠小头直接由前下向后上冲击肱骨小头;
  其三,跌倒时为维持身体平衡,前臂的肘后肌及总伸肌的猛力牵拉,与前两组外力协同作用使骨折块发生有三个轴的典型旋转移位。复位手法是根据上述损伤机制而制定的。
  首先是使骨折块推挤至肘关节外侧间隙处,继后将骨折块推向肘关节后侧,此时,使肘关节内翻,增大外侧肱挠关节间隙,迅速旋前前臂,利用总伸肌的一驰一张,牵拉骨折块以及手指的推压,使骨折块回纳原来基床,即逆骨折损伤机制的复位手法,而这也是关节内骨折复位的典型方法。
五、坚持微创理念“动静结合、筋骨并用”
  早在50年代,尚天裕教授和孟和教授在探索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中,强调“动静结合、筋骨并用、内外兼治、医患配合”的治疗理念,这不仅是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的精髓,也是微创骨科的体现。孟和教授成功的将骨折复位固定器与闭合手法复位相结合,体现了微创骨科理念在四肢创伤骨折治疗上的应用。孟教授认为,尽管微创技术是骨科医生追求的永恒的目标,但骨科医生应树立正确的微创观念。微创理念与微创技术是不同的概念。微创理念是绝对的、永恒的原则,是古往今来一脉相承,应该永远坚持不渝的。而微创技术则是相对的,不断变化,不断发展和创新的过程。其具体内容和操作技术随着科学技术水平和人类对外科技术要求不断提高而发展。尽管微创技术具有不可否认的优越性,但过度强调,往往会适得其反。因此,骨折的治疗必须着重于寻找骨折对位准确,固定稳定和软组织之间的平衡。骨折能手法复位固定者,以中西医结合体系治疗原则治疗,不宜切开复位,以免干扰骨折局部血运;需行切开复位者,手术切口、位置应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不宜盲目提倡小切口。手术操作应轻巧细致,忌粗暴牵拉,造成新损伤;对粉碎骨折,主要恢复骨折力线、长度,不必强求解剖对位,不要轻易切除接骨片而破坏骨块周围的软组织,以维持尚存的血运。正是孟和教授对微创理念的深刻理解和认识,由此才创造出极具微创理念及技术的孟氏疗法。
六、医德高萃,重教育人。
  孟老师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教授,河北医科大学沧州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院学术带头人,先生学识渊博,德高艺精,长期致力于教学、科研及临床工作,育人无数,为我国培养了大批优秀微创骨科人才。在各种工作繁忙的情况下仍坚持门诊,有时都顾不上吃饭,几十年如一日。他经常告诫我们:不管事情多忙都不能丢掉临床,都要为病人解除痛苦,真正视病人如亲人。他常以唐代名医孙思邈“大医精诚”之道激励学生:“要成大医,必先修身,‘无医德者不可为医’,为医者应有良好的医德”。孟老师医德高尚、重教育人,他不愧为当今中西医结合骨科微创事业奠基人之一。

推荐新闻
  • 本栏目暂无内容